页面载入中...

科幻“大神”刘慈欣会读什么书?这份书单请收下

admin 处女的诱惑 2020-02-08 222 0

  乌乎余一点,凡鸟闼中栖。

  诗中把自己写成一个老糊涂:登楼两腿发软,见客时常常冲盹儿,春天来了也不知道,把吊灯错认为太阳。最后用《世说新语》中故事作结,说自己不过是个栖息在门闼上的“凡鸟”罢了。“凡鸟”是魏晋时期吕安讽刺凡俗之士嵇喜的典故:“嵇康与吕安善,每一相思,千里命驾。安后来,值康不在,喜出户延之,不入。题门上作‘凤’字而去。喜不觉,犹以为欣,故作‘凤’字,凡鸟也。”嵇康吕安都是愤世嫉俗之辈,吕安访康,嵇康不在,嵇喜殷勤地接待他,吕连门都不踏进一步,只在门上题了个“鳳”(凤)字便飘然而去。不明就里的嵇喜还挺高兴,以为吕安赞美他为凤凰;其实“鳳”拆开来看只是凡鸟而已。魏晋时期的名士都以倨傲名世,而启先生就以呆坐不动的老鸟自居。这种自嘲成为启功晚年诗词重要特征。

  自嘲不是自辱,也非随意贬低自己,凭借着奇思异想或构思造语的功力,其奇诗奇句,常常溢出思维定式,使读者不得为之喷饭;也显示了作者的卓荦不凡。

  据启功弟子们所编《想念启功》中的《启功老爷子如是说》(启功去世前两年的碎语记录)中两次提到自己的“白话诗”(指旧体诗词)可以传世。他说“我最得意的八篇是‘挤车’”。这是指《鹧鸪天·乘公共交通车》。这八首词早在刊布之前就在诗词爱好者之间广为流传了,记得我是在中华书局文编室抄得的,一边抄,一边笑,不能自已。这组词的成功来源他把普罗大众都有的体验用形象、生动、幽默的语言表达出来,这类北京市井生活的题材在新诗中是很难表现的。组诗中还成功地塑造了在挤车战斗中处于绝对劣势北京老头的形象。

  《鹧鸪天》八首(乘公交车)

  1

admin
科幻“大神”刘慈欣会读什么书?这份书单请收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