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送真迹福到家”的艺术惠民活动在京举办

admin jazzjazzjazz日本 2020-02-08 111 0

  游民群体最盛的时代是在清末

  法治周末:你曾经批评儒家,它论君子和小人的时候,对于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使用了双重标准。

  王学泰:对。对于统治者它就软标准,什么你们要修养啊,你们要正心诚意啊,你们要致知,“致知在格物”等。但是,对于被统治者,对于农民、工人、商人要是不种地、不做工、不纳税的话就不是用“修其身”“正其心”“诚其意”来解决问题了。用韩愈的《原道篇》话说“民不出粟米麻丝,作器皿,通货财,以事其上,则诛”,非常简单,就是杀头。虽然韩愈作为儒学家是不合格的,《原道篇》所阐述的儒学观点也很粗糙,但《原道》所阐述的的确是儒家的精髓。

  不仅韩愈不能算合格的儒学家,整个唐代儒学不振,这二百多年能够拿得出手的就是孔颖达主持编纂的《五经正义》。如果要从儒学的感染力角度来看,杜甫的贡献不仅在唐代就是在儒学史上也是非常大的。

  儒学的力量不在于它的逻辑,汉武帝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企图用政治力量推广和张大儒家,适得其反。儒学后来被称为儒教,其实这个“教”中没有神。最好的、也是儒家独有的力量就是亲情。儒家的许多观念如忠、孝、悌、义等都是通过情推动才更有力量。杜甫的诗就具有这种力量。

  情感被艰难的生活磨钝了的人,不太容易接受儒家。游民经历了太多的苦难,也不容易接受儒家。比如李逵,你不能说他一点善心没有,李鬼说我有八十岁老娘,他就放了李鬼一马。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送真迹福到家”的艺术惠民活动在京举办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