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送真迹福到家”的艺术惠民活动在京举办 - 全文

admin jazzjazzjazz日本 2020-02-08 191 0

  游民群体最盛的时代是在清末

  法治周末:你曾经批评儒家,它论君子和小人的时候,对于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使用了双重标准。

  王学泰:对。对于统治者它就软标准,什么你们要修养啊,你们要正心诚意啊,你们要致知,“致知在格物”等。但是,对于被统治者,对于农民、工人、商人要是不种地、不做工、不纳税的话就不是用“修其身”“正其心”“诚其意”来解决问题了。用韩愈的《原道篇》话说“民不出粟米麻丝,作器皿,通货财,以事其上,则诛”,非常简单,就是杀头。虽然韩愈作为儒学家是不合格的,《原道篇》所阐述的儒学观点也很粗糙,但《原道》所阐述的的确是儒家的精髓。

  不仅韩愈不能算合格的儒学家,整个唐代儒学不振,这二百多年能够拿得出手的就是孔颖达主持编纂的《五经正义》。如果要从儒学的感染力角度来看,杜甫的贡献不仅在唐代就是在儒学史上也是非常大的。

  儒学的力量不在于它的逻辑,汉武帝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企图用政治力量推广和张大儒家,适得其反。儒学后来被称为儒教,其实这个“教”中没有神。最好的、也是儒家独有的力量就是亲情。儒家的许多观念如忠、孝、悌、义等都是通过情推动才更有力量。杜甫的诗就具有这种力量。

  情感被艰难的生活磨钝了的人,不太容易接受儒家。游民经历了太多的苦难,也不容易接受儒家。比如李逵,你不能说他一点善心没有,李鬼说我有八十岁老娘,他就放了李鬼一马。

  法治周末:你刚才说,游民生活在社会最底层,但是他希望社会发生剧烈的变化,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有机会趁机而起。

  王学泰:是的。游民群体最大的时代是在清末。近百年来,社会动乱一直不断,我有一个想法,这和中国在1905年过早地结束了科举制度有关。为什么?因为中国人读书跟外国人读书不一样,中国人读书,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改变自己的身份地位。

  在科举结束以前,读书人的培养方式大多是自学(学校除了私塾外,很少有做系统教学的),待熟读了“四书”,开笔作文,进考场,只要到县里参加过考试,哪怕经过三次考试都给刷下来了,这也就算童生了,县学里就有他的名字了,死了写墓志铭的时候就可以写“业儒”了。如果没有参加科举考试,不管多博学,死了顶多写个“布衣”,因为县学里没有他的名字。

  那时大多数人参加科举考试,目的就是捞个秀才,不敢奢望考举人、更不要说进士了。做了秀才,身份就跟一般平民不同了,免国税,到县里见了县太爷不必下跪。那会儿你中了秀才——清代的秀才帽子有了顶子(铜顶子),就要改造门框,增加高度,所谓改换门庭。这些现在看来无足轻重的东西,当时的确是一种身份标志。

  1905年结束科举之后,中国开始兴办现代教育,6年就能培养出一个相当于秀才的人才,但是,社会又没有一定的渠道来接纳他们,造成了他们生活的不确定性。

  法治周末:清末的知识人,在上升通道、个人出路、自我认同等方面,与皇权专制时代的知识人确实有了很大的不同。

  王学泰:科举取消,现代教育过早地让很多人具有了知识人的身份,社会又无法吸纳他们,这就有矛盾了。近百年社会动乱当然是跟社会贫困、外敌入侵有关,但动乱为什么长期结束不了?就是大量的知识人参加了社会动乱。这跟过早地结束科举制度,兴办现代教育制度,又没有足够的出路安排这些人有关系。

  宗法意识直至现在也没有消除干净

  法治周末:历史上很多社会运动,似乎都可以归结为游民文化的产物。

  王学泰:社会运动,特别是暴力推动的运动,有时是一些底层的没文化的人向有文化的围剿,是反文明的。不仅游民反文明,底层社会都有这种反文明的倾向。当然底层社会也可能因为没文化向往有文化,但是文化跟钱不一样,钱一抢就来,文化抢不来。

  法治周末:所以,在现代社会,法治对于人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它既可以保障人们的权利,也能解决游民文化中的暴力倾向以及漠视个体生命尊严的问题。

  王学泰:社会底层的游民经历过太多的苦难,他们的同情心被磨钝了。传统思想意识本有“人命关天”朴素的重视生命的意识,但在游民文化中这些思想消失了。

  从中国思想史来看,最早重视人的是周民族及其思想意识的继承者儒家学派,这就是周情孔思的核心。然而周孔重视的“人”是人类,即作为群体的人。

  儒家从其本质上来看是宗法制度在意识形态上的表现,在儒家的思考里个人只是宗法网络中的一个点,也就是个人在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之中角色位置,其所维护的是这套体制。梁漱溟先生说,“中国文化传统当中缺少对个体价值的尊重”,这个判断是十分正确的。这套宗法意识直至现在也没有消除干净。

  现在史学界对于中国古代没有奴隶社会有了比较一致的意见,但古代除了法律上认定的奴隶之外,宗法网络中的个体都是广义的奴隶,因为它有一层温情脉脉纱幕和宗法人本身个性的萎缩,乃至对这个网络依赖了两千年,直到“五四”运动一些进步人士才认识到自己原来是宗法的奴隶。所以,鲁迅提出要“立人”,也就是要建立对个体价值的认知和尊重。巴金的长篇小说“激流三部曲”揭示宗法家庭的非人性和宗法大家庭罪恶与腐败及其吃人的本质,这一切激起青年一代在“五四”新思潮影响下的觉醒和对个性解放的追求。

  原标题:王学泰:让法治根治游民文化

 

 

admin
“送真迹福到家”的艺术惠民活动在京举办 - 全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