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哈里梅根“脱离”王室:经济独立才能平息众议 - 全文

admin 人人干 2020-02-01 467 0

  二、“双十一”宣传中的用字错误:“蘋”(字中的頁为页)误作“萍”。今年“双十一”马云倾力打造了一部宣传影片,其主题曲《风清扬》将“青蘋之末”的“蘋”误成了“萍”。“青蘋之末”出自宋玉《风赋》:“夫风生于地,起于青 之末。”青蘋,是一种草本植物,其茎横卧在浅水的泥中,叶柄伸出水面,只要水面有风,青蘋就像测风仪一样轻轻摇动。“青蘋之末”即青蘋的叶尖。后世以“青蘋之末”比喻事物处于萌芽状态。“萍”指水生植物浮萍,其叶片贴在水面上,不会随风而起。“风起于青萍之末”是不合常理的。

  三、热播电视剧中的读音错误:“参商”的“参”误读为cān。2017年热播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中有句台词“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剧中人将“参”读成了cān,正确的读法是shēn。“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出自杜甫诗《赠卫八处士》,“参”“商”指的是参星和商星,均是二十八宿之一。参星在西,商星在东,二星此出彼没,不会同时在天空中出现。人们常用“参商”比喻亲友分离后不得再见。“参”读cān时有加入、参加、参考等义,与上述台词无关。

  四、“虐童”事件报道中的用词错误:“非营利”误为“非盈利”。有媒体在报道中提到有关涉事单位时称之为“非盈利组织”,正确表述应是“非营利组织”。“营利”即谋求利润。“营利组织”是指以获取利润为目的的组织机构;而“非营利组织”指不以获取利润为目的的组织机构,通常指学校、医院、科研机构、图书馆以及社会福利机构等等。“营利组织”和“非营利组织”的区别在于其经营目的是否是获取利润。“盈利”指扣除成本后的利润,“非盈利”即不产生利润,显然不符合“非营利组织”的属性。

  五、灾害报道中的概念混淆:“飓风”误为“台风”。2017年8月哈维飓风登陆美国,给当地带来了巨大自然灾害。不少媒体在报道此事件时把“哈维”误称为“台风”。何为“飓风”何为“台风”,气象学上是按地理位置进行区别的:发生在大西洋、墨西哥湾、加勒比海和北太平洋东部的称“飓风”;发生在北太平洋西部和南海的称“台风”。被命名为“哈维”的热带气旋产生于大西洋,显然是飓风而不是台风。

  六、社会新闻报道中的法律词语误用:“起诉状”误为“起诉书”。曾闹得沸沸扬扬的王宝强离婚事件,因法院公布了新的相关调查结果,2017年再次引起热议。有媒体在报道相关新闻时,把王宝强当时递交法院起诉离婚的“起诉状”误成了“起诉书”。“起诉状”是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为了向人民法院起诉而递交的法律文书。“起诉书”则是人民检察院依照法定程序,代表国家向人民法院对被告人提起公诉的法律文书,又称“公诉书”。“起诉状”和“起诉书”的发起人有别,属两种不同的法律文书。

  七、影视演职员表中的词语误用:“领衔主演”。影视剧演职员表中,多有“领衔主演”一项,一般都是多人并列。这是不合“领衔”一词的本义的。所谓“领衔”,是指在共同署名的文件中,排名在第一位的人。后来也指在艺术表演者的名单中,排名在第一位的演员。不管用于什么场合,“领衔”只能是一个人,不能是一群人。

  八、不得体的礼貌用语:“敬请期待”。社会礼貌用语中,“敬请期待”呈流行趋势。商店即将开张,商家总会挂出横幅:“开业在即,敬请期待。”电视剧即将播出,电视台也会推出预告:“开播在即,敬请期待。”谦恭的“敬请”和自负的“期待”,形成了一种奇怪的组合。所谓“期待”,是充满期望的等待,这是一种主观感情的显示;强行要别人“期待”,至少是有背于传统礼仪的。正确的用法是“敬请赐候”。

  九、社会管理报道中用词错误:“城乡接合部”误为“城乡结合部”。“接合”是连接在一起的意思;“结合”则是人和事物间发生了密切联系,凝结为一个整体。“城乡接合部”是指城市与农村之间的过渡地带,这些区域在区划管理上往往比较复杂,通常兼具了城市和农村的土地利用性质。鉴于“城”和“乡”只是地理上的邻接关系,不是组织上的结合关系,是不宜写成“城乡结合部”的。

  十、商业广告中的用词错误:“一诺千金”误为“一言九鼎”。装潢公司在电视上承诺十九天完成家装工程,拖一天罚一千元;又在报纸上连续刊登巨幅广告,主题词是“一言九鼎十九天”。类似差错也见于其他商业宣传,如“当天发货,一言九鼎”。这些“一言九鼎”都应改作“一诺千金”。“一诺千金”典出《史记》:“得黄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诺。”后来用“一诺千金”比喻说话算数。“九鼎”相传为夏禹铸造的九个鼎,后成为夏商周三代的传国宝物;“一言九鼎”的意思是一句话的分量像九鼎那样重,形容所说的话分量重、威力大。商家用“一诺千金”意在表示信守承诺,用“一言九鼎”则成了自我吹嘘。

  原标题:《咬文嚼字》公布十大语文差错:怎么那么多“领衔主演”

  日前,齐白石作品《山水十二条屏》拍出9.315亿元人民币,成为目前最贵的中国艺术品。这也引发媒体关注。同时,有文章将这件“最贵的中国艺术品”与最近达·芬奇的“最贵的西方艺术品”进行比较。

  就在大约一个月前,文艺复兴大师达?芬奇的一幅画作在纽约佳士得拍卖行拍卖。最终,这幅画以4.503亿美元的价格成交,约合29.86亿元人民币,创下艺术品拍卖的“最昂贵”纪录。

  对此,中国拍卖协会副秘书长欧树英坦言,有诸多因素可以影响艺术品价格。“包括作品的艺术性、市场认可度等等。另外作品的衍生信息也决定其潜在的价格,艺术品的交易记录、知名度会对价格产生影响。还有是可遇不可求的因素,比如遇到对的买家,价格就能上去。同时像税收、民族、社会评论、宗教等因素可能都会对艺术品价格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她指出,中西方艺术品的不同价格“是在两个不同文化体系之下的价格呈现”。“我们不能说西方价格体系和中国的艺术品价格体系哪个更好。但它们确实都遵循一定的客观规律,这些规律是客观存在的。”

  “达?芬奇的《救世主》拍出多少亿和齐白石的《山水十二条屏》拍出多少亿,都是在现有的社会背景基础之上产生的,它们各有各的特点。”欧树英说。

  原标题:9亿元的齐白石作品,能与30亿的达芬奇作品相比吗?

  2017年12月7日-8日, “2017第五届长沙阳光娱乐节暨第二届夜界盛典”在湖南长沙成功举办。本届盛典旨在为夜经济全产业链的娱乐品牌、从业者、投资者以及商业地产项目管理者等搭建行业交流开放平台,实现多方对接与合作共赢。盛典期间共举办2场论坛、14场演讲,更有盛智文、李小牧、孔明、周婷等各界大咖领袖亲临现场分享。

  本届盛典以“娱乐新升级 产业新机遇”为主题,分别从政策引导、数据研究、媒体传播、文化内涵、品牌传播、资本推动等六大方面探讨夜经济产业的良性发展,从多维度深入剖析、洞察夜经济产来未来十年风向。

  首支中国夜经济产业投资基金正式成立

  盛典现场,夜界传媒与香港新九天资本联合成立了首支专注于夜经济领域的投资基金,总规模30亿元人民币,首期注资10亿元。本基金将聚焦夜经济产业的创新与发展,升级与改造,有效地联动产业上下游资源。参与成立仪式的嘉宾有湖南省文化厅副巡视员王鹏、湖南省文化厅市场处处长夏日光、中娱协秘书长孔明、诺莱仕集团董事局董事长邹宁、香港兰桂坊集团主席盛智文、新九天控股董事总经理欧阳淞、上海夜界传媒创始人叶丁源、财富品质研究院院长周婷。

  在《文化部26号文》的指引和推动下,该基金将从个性化的市场需求、精细化的产业数据、多样化的商业模式出发,为夜经济产业的产业链、品牌、内容、创新模式等方面发展注入资本动力,助推中国夜经济产业加速发展。

  打造三大“引擎”推动中国夜经济产业未来

  上海夜界传媒创始人、中国夜经济产业推动者叶丁源在其个人分享环节,重点提到中国夜经济产业未来的发展问题。他提到,当前夜经济产业布局存在行业圈子相对封闭,缺乏发展开放大格局的障碍。同时,企业之间缺乏合作精神,甚至互相抵制是这个产业一直未能快速发展的最大阻碍。想要突破产业局限性,抓住未来发展先机,一是加强数据开发力度,以消费数据为向导,形成数据系统;而是聚焦产品内容升级,增强产品的核心竞争力,实现专业化、国际化经营;三是规模化运作,整合品牌和资金优势,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条,从而实现综合效益的提升。

  夜界传媒找准发力点,将打造夜经济产业创新升级的三大引擎。

admin
哈里梅根“脱离”王室:经济独立才能平息众议 - 全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